当前位置:首页 -> 家话
窗外
时间:2020-09-28

 作者:孙兵


  朝外大街东向的景致我是见惯了的。即将离开原部门的时候,我曾在窗边伫立良久,望着远近高低的楼宇,感叹离开前不能见证“中国尊”的完工。对于窗内和窗外景致如此熟悉的我,自然失落。在不舍中,我离开了工作7年的部门。离开的还有熟悉的桌椅、花草、走廊、陈经纶中学操场玩耍的孩子和侨福芳草地的梦幻屋顶。

  新的办公室还在同一个楼里,高了两层却也相仿佛,但窗却是朝西的了。工作内容和人际环境都发生了巨大变化。究竟能不能适应,我颇为忐忑。无数个加班的傍晚,在脑子被各种文件表格折磨成一团乱麻的时候,我总会来到窗前,一览西窗外的景象。

  朝外大街的黄昏是最好看的。远处,太阳在西山头上还有一抹橘色的余晖,磨蹭着不肯退去。连绵的山脊在夕阳的光晕下,衬出错落有致的轮廓。那轮廓下的阴影里一定有很多嶙峋的怪松,温婉的淡花,忙碌的秋虫,啾啾的鸟兽。他们也在劳顿着,为了幸福而奔波吧。

  中央电视塔气定神闲的矗立在远山的怀抱里,显得悠然自在。保险公司大楼活像一顶女巫的帽子,在众多方头方脑的大厦里,算是特立独行的了。近处排列着高矮胖瘦不同的居民楼,如同积木一般。它们颜色各异,红的、蓝的、黄的、绿的,一股脑儿涌入了我的视野。这些积木里的人们大概也都在某个写字楼里加班吧。鳞次栉比的楼宇间,还有一座隐藏在绿意中的东岳庙,古色古香,闹中取静。确是一片忙碌中的闲适。

  此时的朝外大街已是灯火通明。窗外秋风猎猎,马路上的汽车仿佛也耐不住这悄然而至的寒冷,挤在一起取暖。无数的车灯编织了一条流光溢彩的霓虹光带,蜿蜒着将窗外景色连接起来,形成一幅大都市傍晚特有的繁华景象。

  看着看着,在疲惫间,忽然萌发了些许愉悦。换一个岗位,如同人生推开了另一扇窗。不同的风景,也会有新的感悟。习惯了某种生活,对于改变,可能心生恐惧和抵触。但如果努力适应新环境,勇敢的面对新挑战,会发现一切仍旧是那么美好。而今的我,站得高了,看得远了,心也宽了。刚搬来时的不安和焦虑也随之烟消云散。对于未来,我充满信心。此刻,这西窗的景色依然让我留恋,或更甚于东窗罢。


人民网  |  新华网  |  共产党员网  |  党建网   |  民政部  |  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  |   国家认监委
xxfseo.com